韻律室玩球.jpg  
事情是這樣的…
晚上帶阿妞跟新朋友-果果在我們社區的韻律室玩耍,八點多教室接著要上太極拳,於是離開教室讓她們到社區中庭跑跑…
阿妞跟果果.JPG
(連續二天來韻律室)

一出教室,果果就真的開始跑了起來,而我們家阿妞卻開始研究起花圃內的小灌木,看她摸呀摸的,捏了個東西在手上,還以為是雪茄花的葉子,怕她在我不注意時又往嘴巴塞,伸手請她給我…

一看~~居然是隻迷你小蝸牛,大概比黃豆再大一點吧,但我為什麼說迷你呢,因為我們社區的蝸牛是巨無霸品種,雨天過後,常常成群結隊出來散步,不乏看到比一般滑鼠還要大的尺寸。
蝸牛.jpg
(一個月前在中庭拍下的小蝸牛,才剛拍完,左邊那隻就被阿妞用力一抓給弄受傷了~~)  

我將蝸牛隨手往旁邊一丟(錯誤示範,我該好好的放回去的…),回個頭跟果果媽說: 「阿妞撿的居然是蝸牛耶…」話才剛說完,果果媽馬上就拉高分貝接著說:「阿妞在吃什麼??」

啊啊~~~該不會是現世報吧…
馬上衝過去想要拔開阿妞的嘴巴來看,結果這小妞嘴巴閉得可緊得咧…雙唇雖然用力緊閉,卻仍然可以聽得而咀嚼跟吸吮的聲音,真是嚇死我了,該不會…該不會真的是剛剛被我隨手一丟的蝸牛吧…

死命的用力打開,邊尖叫邊用我的食指進去撈,中庭燈光不足看不清楚,但最後順著我的手指往外一撥,拋物線射出一團糊狀物…
我真的是快暈倒了,那應該就是蝸牛的屍體了吧…
阿妞還不會吐水,只好趕快又拿出水來讓她漱漱口,她又一付快要噎到的樣子,咳咳咳的,那應該就是蝸牛的殼吧…

後來,大著肚子(快七個月了)的果果媽蹲著要幫我抱著阿妞,讓我再看清一點,嘴巴還有沒有什麼東西,阿妞突然狂哭了起來,可是真的看不到呀…阿妞大哭,果果也在一旁嚇得啜泣了起來…

唉~~最後牽著阿妞的手準備回家時,我知道她也嚇到了,因為她雖然看到地上散落著枯葉,卻不敢停下腳步去撿拾,大概是看到媽媽的臉色鐵青了吧…

回到家幫她洗了手洗了澡,我們倆母女就面對面坐在客廳大眼瞪小眼,阿妞跨坐在我的腿上,我狠狠的訓了她一頓,霹里趴啦的講了一堆為什麼都講不聽,什麼東西都要塞嘴巴,現在吃到蝸牛萬一肚子怎麼辦云云…

阿妞被這樣的媽媽嚇傻了,但個性依舊倔強,大哭兩聲後又含著眼淚忍了下來,直到下一回媽媽又不自主的大聲起來,她又哭個兩聲…

等呂把拔回來後,我跟他後說了這件事,驚恐之餘臉也開始擔憂了起來,他說那晚便當裡的肉,他看著就吃不下一直想到他女兒吃了一隻生蝸牛…

將這件事PO上FACEBOOK後,果然得到廣大的迴響,大部分的朋友都請我注意看看她有沒有什麼異樣,看要不要帶她去看醫生,(其實我知道呀…只是如果馬上就帶去,應該沒有醫生會理我吧…),看到蔣小芬寫的:「原來.....妞有法國靈魂喔~~難怪還不會講國語~」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啦…

其實我童年裡也有一段跟蝸牛有關的回憶,小時候就是跟著表哥表弟還有我姊一起到處玩耍,表哥家後陽台正好面對著一大片的湖澤,種滿了綠綠的植物開著紫色的花,一天天看著那花朵,越來越心生嚮往,後來曾經試著想要走進那片湖裡去摘取那在我心裡很夢幻的紫花,一步一步越踩越深,赤腳上沾滿著泥濘,看到水深及大腿花卻還離我很遠才打消念頭,長大後才知道那個叫〝布袋蓮〞
布袋蓮.jpg  

那時候我的表哥跟表弟,帶著我跟二姊一起比賽誰抓的蝸牛比較多,我們仔細在田間草叢邊搜尋著蝸牛的身影,一隻一隻的放著掌心中蒐集著,比賽結束後,不管誰輸誰贏,都會一起將蝸牛用力的丟向布袋蓮湖裡…

小時候不懂事,也沒人教我們關於〝尊重生命〞這個議題,但當時蒐集蝸牛這件事在我腦海裡依舊很清晰…

所以呀…我其實是不怕蝸牛的,但是…那我不代表我能接受自己的女兒吃下生的蝸牛…尤其是在上個月的Case Conference中聽到住在大溪的原住民吃下蝸牛後,衍生出的一連串的問題後,就讓我更挫了…

還好這兩天,阿妞沒有其他的異狀,除了…大便真的很臭以外,其他還好,讓她吃了點益生菌,希望可以讓她健胃整腸一下。

這兩天,阿妞把東西塞進嘴巴的情況,大幅減少許多,應該是被媽媽嚴厲的眼神嚇到了吧…
關於口腔期這件事,我一直在想到底要持續多久,尤其是在她的牙只長了11顆的情況下,過於抑制又怕對她未來的人格發展產生不良影響,但不制止難保不會再發生吃蝸牛事件。

當媽的…真是難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若琳 的頭像
卡若琳

卡若琳和老爺的幸福小窩

卡若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