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決定買房子的那一刻起  我就一直很興奮
因為那代表著我們會有自己的家
延伸出的意義就是  〝我可以決定家裡的牆壁會是什麼顏色〞
其實有個玫瑰白或百合白的牆壁色並沒有什麼不好
只是我就是不想  不為什麼  就是不想

從交屋之前  老爺就特別對建商要求油漆的部分
他的想法是說  萬一到時候真的太累或沒空油漆的話
至少油漆不會太差
但若會自己重漆的話  那也能夠有一個好一點的底
可是呀   那是老爺的想法
其實我是自始至終都想改漆別的顏色

只是我真的不會漆  怕毀了新家牆壁  所以也只能仰賴老爺
而老爺也不忍讓我失望
所以達成共識的結果就是   先漆客廳
而且是兩個人一起先漆同一面
萬一到時候太累不想漆或反悔
才不會東一塊西一塊的

既然決定要漆了   接下來就是要決定要漆什麼顏色
特地找一天下午到特力屋去選漆
其實我本來是比較屬意ici的絨毛黃
可是最近立邦的淨味漆廣告實在是打得太兇了
老爺一到就先看立邦漆
而且銷售員還表演了特技
拿了一隻彩色筆就往漆了立邦漆的sample板上畫
接著再拿了水往上抹
神奇的事發生了   彩色筆居然就這樣被洗掉了
我們兩個實在看得目瞪口呆  
老爺說:「嗯…立邦漆好…我們選立邦漆吧…」
於是我們就從ici的絨毛黃改成立邦蛋殼漆的小鴨黃

順便也買了兩隻立邦的油漆刷
買兩隻的原因是異想天開  想說我可以幫忙油漆
後來事實證明  我真的想太多了
以我的能力一直被打搶  最後淪落到只能當小工
負責幫貼邊框和舖報紙  以免老爺在刷油漆的同時
因為太豪邁而波及到其他區域
 
蛋漆殼外包裝是有標示說可加10-20%的水稀釋
可是老爺不知道聽了哪個阿呆說
不必稀釋
於是我們的第一面主牆真的就沒有加任何的水直接上漆
當我們刷了第一筆的時候就覺得
〝哇咧…這也太難漆了吧…顏色根本就不均勻呀〞
而老爺也就真的跟著阿呆下去
用著完全沒有稀釋過的乳膠漆
漆了整整一面主牆
漆了以後  老公一直唸說:「漆得好醜哦   一點都不均勻呀」
而我呢  只能在旁邊安慰他
〝唉呀…不是你的問題啦   是這個漆真的太難漆了〞
可是牆面呈現出來的效果真的不是很好
用著客廳僅有的三個微弱的黃光燈泡看
還是看得出來牆面的不均勻

等到漆第二面的時候
老爺突然想通了  加了一點水進去
漆了第一筆後便說
〝哇塞…也差太多了…好好漆哦〞
而我也只能一旁苦笑著說:「哇…真的耶…看起來差好多哦〞
到底是哪一個笨蛋告訴你不要加水稀釋的呀」
呵……可是從晚上七點開始漆
而時間已經到了凌晨12:30了
我們決定改天再繼續加油囉…

後記:本想隔天(星期日)繼續刷,沒想到…颱風來了,只好休息一週囉…

卡若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